脑子随时可能抽风的某R

这里是Rales·Gardner !
是一名写手,最近沉迷山喵,沉迷闭嘴赢一半!
常年驻守北极圈系列qwq欢迎私扣扩列!

截止一下|•ω•`)
还有某岚羽的点文……
到时候再说吧

顺带一提,由于我的文章一般篇幅较长
且最近我学业比较繁忙,所以可能更新速度会慢一点【比如一星期六百字【不是】
所以请耐心等待啦QAQ

点文

突然想起来还有点文这种东西

60fo点文

上限五篇,虽然我不信有多少人点文【略

文笔参考我以前文章

|•ω•`)

好像没什么要讲得了?

顺便杂食,踩雷预警

旧图重绘,自己以前画的都是什么鬼玩意( ´•̥̥̥ω•̥̥̥` )

我丢个预告吧|•ω•`)
最近学业有点忙,鬼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把这篇文肝出来。
我不白嫖我不白嫖我不白嫖【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大概吧【被打

“如果你不是虚某人,而我也不是欧的白”





最近事情有点多,写文是有点困难了,所以也只能画点儿童画了。
毕竟我也不能做个完全的白嫖党不是www虽然说文笔不是特别好,也希望到时候不要嫌弃就是了。
还有一些魔人儿童画
(:з」∠)_

久别重逢

  『居喵向』
  
  『意识流向,ooc极度严重!『取名废』
  
  『小学生文笔注意……』
  
  『内含私设大量请谅解!』
  
  『请不要打扰真人,圈地自萌谢谢』
  
  『文力被我吃了系列』
  
  『废话极多,偏离主题严重,轻……轻喷( ´•̥̥̥ω•̥̥̥` )』
  
  『内含巨多BUG请无视qaq』
  
  『全篇架空设定,前言不接后语,文笔不足请谅解了qaq』
  
  『鸽了好久终于开始更文啦』
  
  『最后感谢观看!』
  
  不知道什么原因,与山突然宣布,他将要退出主播圈,放弃他这几年辛苦所换来的成就,和那些看他视频已久的粉丝们告别。
  
  事情的发展如同所有人预料的那样,在这条b博下面的评论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刷到了上千,有些人哭着闹着,有些人惊讶诧异,有些人好奇揣测,有些人将信将疑。
  
  但是所有的问句中都摆脱不了一个中心。
  
  “为什么与山要退出主播圈。”
  
  长喵正玩着第五,控制着屏幕上的前锋对正在举起倒在地上医生的红蝶冲撞。在第三次撞下来之后,那个红蝶终于放弃了医生,转而过来锤他。
  
  “来呀捶我呀小红蝶!”
  
  长喵跟着音乐喊着歌词,看着红蝶追上来马上又嘿嘿地笑了几声,转而往板区跑去。
  
  红光渐渐逼近,长喵站在板前毫不犹豫的砸板,看着红蝶被拍晕,从板上翻过去又翻过来,蛇皮的不行。眼看着红蝶上头,这里的板子也都被拍完了,长喵正准备转点,撇眼看见弹幕里几条一闪而过的弹幕:
  
  【长喵长喵你知道吗与山退出主播圈了】
  
  【长喵喵你知不知道与山为什么不当主播了啊?】
  
  【短喵!与山没了!】
  
  紧跟其后的是一堆人表示不要提其他主播的言论,和一堆人反驳表示与山和长喵是朋友提一下也没关系的言论。
  
  长喵有点傻眼,什么与山?什么没了?长喵看着一条条滚动的弹幕,手一抖,竟开出了球,直接撞上了眼前的树。后面的红蝶抓住他这次失误,立马飞了上来,给了他一刀。
  
  吃刀之后的加速被重新反应过来的长喵完美利用,回头耗掉红蝶的刹那生灭,长喵毫不犹豫开球逃跑,把红蝶远远的甩下。
  
  心跳停止后,长喵手上虽然还在继续操纵角色,心里却一直琢磨着弹幕里的话。
  
  与山退出主播圈了?怎么会?他不是靠这个职业吃饭的吗?粉丝现在也只多不少,只要第五人格热度还在,他起码也不会过气啊【大概】?他没有理由现在退出主播圈不干,这是他辛苦了几年才获得的成就啊!
  
  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想法没法让长喵再专心直播了,草草收拾完这把的残局后,长喵随便找了个理由便咕咕咕了,任由弹幕炸开了锅。
  
  下播后,长喵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与山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出去。
  
  嘟……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长喵眨巴了几下眼睛,听着手机听筒内传来的机械的女音,把手机放下。他什么话也没说,一遍一遍的拨出去,像不相信,不死心,不甘心。
  
  不知道几遍后,长喵听着再一次重复在耳里的话,终于放弃了再次拨出这个号码。不带感情的女音随着手机的远离而声音渐小,却又因为房间陷入安静而感觉异常的响亮。
  
  还好,只是关机。
  
  长喵试图安慰自己。关机嘛,有可能只是手机没电了啊……总比空号好吧……
  
  ……
  
  别说了,你果然还是放不下心吧,长喵。
  
  心底里原本深藏着的小小爱慕突然随着空气的凝固而被无限放大,如同狂野的爬山虎般在他的心上疯长起来。那是他不肯捅破的一层窗纸,被他死死压在心里的一个秘密。
  
  长喵喜欢与山,也许是日久生情吧。他也曾在日记上写下一句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肉麻情话,面对着密密麻麻的字迹自言自语,然后看着笔尖发呆。
  
  今天的他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电脑屏幕的光亮照在他的脸上,照在他面前的笔记本上。
  
  不知是否是偶然,在长喵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下「我喜欢与山」时,水笔的笔迹随着笔画的落下越来越浅——很显然,它没水了。难得真正写下自己心底的想法,那渐淡的一行字竟显得几分诡异。到最后,几乎看不出来有与山这两个字了。
  
  长喵垂下眼睑,将本子合上随意的丢在一旁,手抚上鼠标点开了那个闭zeiQQ群。
  
  「奈NO怂:有人知道与山到底咋滴了吗?退圈啥意思?」
  
  「杨羊洋阳样扬:我也想知道啊,打他电话也不通」
  
  「奈NO怂:靠,一声不响久了溜了,这人有病吧?」
  
  「老骚豆豆腐:与山退圈?什么圈?第五圈?」
  
  「奈NO怂:老骚豆腐你还不知道哇?与山不做主播了!!电话也不接私信也不回,搞啥呢也不知道」
  
  「老骚豆豆腐:不当主播了??」
  
  「杨羊洋阳样扬:是鸭,不知道为什么……」
  
  「长喵:你们也打不通啊?」
  
  「奈NO怂:对,杨羊打过了,我也打过了,都没通。只不过我是已关机,杨羊是真的没打通。」
  
  关机还可以解释为没电。那真的没打通呢?
  
  长喵想到了一个最坏最坏的想法,赶紧甩甩头想把那个想法甩出去。
  
  绝对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厉害对吧……而且那种小概率的事情怎么会被他给撞上呢,他也算是个欧皇了……是自己想多了吧。
  
  长喵叹了口气,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连动都懒得动一下。他撇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好嘛,也是将近五点了,今天他开播晚了点,玩的投入倒也没看时间,因为与山的事匆匆忙忙下了播现在才注意到已经不算早了。
  
  慵懒的点了份外卖,长喵盯着手机屏幕上微信置顶的名称,闭上了眼。
  
  当天晚上,长喵打开直播,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第五人格,而是默默地等待着直播间人数的增加。伴随着弹幕的问好与提问,长喵哼着歌,一直等到人数差不多了的时候,才开口道:
  
  “今天不急着第五哈,就是想唱唱歌了,你们想听吗?”
  
  毫无疑问,弹幕清一色的都是「想!!」「当然想!!!」「短喵唱歌超好听的」的话。
  
  长喵无声的笑了笑,将话筒离的近了些,打开早已准备好的BGM。
  
  【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而他连颤抖的两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
  
  连句告别也没有的再见,也有可能,是再也不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脑海里闪过初次见面的画面,还有之后断断续续第五记忆片段。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哎我魔术棒呢?长喵是不是你偷的?】
  
  【我怎么会偷东西呢,不可能的~不是我~】
  
  【在我旁边修机的魔术师是谁啊,都报个点。】
  
  【我在大门口修机呢,不信我给你转个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是你长喵!】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
  
  【与山!我来救你!】
  
  【他一刀斩守我尸呢救什么救。】
  
  【啊一刀斩?告辞!】
  
  【我靠哈哈哈哈这个长喵就这样把我卖了???】
  
  「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
  
  【与山还没睡醒吧?】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说什么情人,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
  
  长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唱这首歌,唱这首歌又有什么意义。悠扬的伴奏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弱下而慢慢消失。长喵无心去看弹幕,只是闭了麦,再次抬起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喂,与山。”
  
  长喵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你知道嘛,其实我喜欢你噢,喜欢你很久了。”
  
  “请稍后再拨……”
  
  “之前一直不敢跟你说。所以你现在去干嘛了鸭?”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回我消息啊,要不然我……们会很担心的。”
  
  “Please redial later……”
  
  “那就这样吧,我先挂了,还要直播呢。”
  
  “你可千万别像我想的那样啊,否则叫奈奈请你吃你最爱吃的大嘴巴子好吧?”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拜拜,与山。”
  
  
  
  
  
  
  
  
  
  
  转眼好几年过去了,闭嘴赢一半的每个人都有了各自的人气,各自的直播目标直播规划和各自新的小团体。
  
  豆腐的粉丝早已经破了百万,现在主打剧情向游戏,操作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不过长时间的剧情向游戏经常会让他的粉丝们忘记自己粉的主播实际上是一个全能型技术向游戏鬼才老骚豆腐,只有在偶尔不经意间游戏极少的躲怪环节中或者别的考技术的游戏中,才会让他的粉丝们大呼:真不愧是老骚豆腐呢!你不是我认识的豆腐,你是谁!
  
  奈奈的粉丝遇到了瓶颈,迟迟没有破百万,却也有了不少忠实的观众和粉丝。第五人格早已经过气,奈奈主打娱乐向游戏,偶尔也会玩玩黎明杀机【这倒还仍有人在强撑着玩】,或者声控游戏,尤其忠爱半途开变声器搞怪。
  
  杨羊粉丝不及奈奈,甚至不及长喵。他目前甚至没有主打的游戏区,不过那迷死人的声线【迷妹说的】和乖乖巧巧的性格倒也吸了一大波迷妹粉女友粉老婆粉还有妈妈粉,又因为操作也不错,现在也算有名气的大主播了。
  
  至于长喵,粉丝与奈奈不相上下,主打技术向游戏。与游戏画风不同的鬼畜BGM和能不死就绝对会作的便签成为他的标配,超高的反应、预判能力和……与豆腐有的一拼的毒奶能力让他的视频总是会出现极大的反差,这也是吸引了那么多粉丝的原因。还有,就是他那唱起歌来就把人迷的神魂颠倒的磁性嗓音,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这和平时视频的他是同一个人。
  
  这四个人已经发展的各有千秋,原本一棵树上的枝丫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分开来向自己的天空伸展而去。长喵现在基本不再和闭嘴开黑了,平时的对话也不像往常那般平凡。
  
  长喵在某天下午下播后忽然就想记起了曾经还有“闭嘴赢一半”这个队伍存在过,然后过去的记忆如同潮水般翻滚起来,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浪花。
  
  说起来,也确实好久没再聊过天了啊。
  
  长喵在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鼠标在诸多群里面翻找出那个尘封已久的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进了一行字。
  
  「短短短长喵:还有人嘛」
  
  「奈不SONG:长——喵?」
  
  「长喵:奈——不怂?」
  
  「奈不SONG:可以啊长喵,亏你还记得有这个群」
  
  「短短短长喵:你不也是?秒回可还行」
  
  「奈不SONG:那不是,你下播了?」
  
  「短短短长喵:对」
  
  「奈不SONG:行,我问你哈,今年bw你去不去?——让时隔多年的闭嘴再次重聚?」
  
  「杨羊哎:我觉得可以哎」
  
  「短短短长喵:我没意见啊,我也确实bw没去好几回了,刚开始有去,后面一直有事。」
  
  「老骚豆腐:长喵你火了你也飘了啊,这么忙?」
  
  「短短短长喵:就你没资格说我好吗,老骚豆腐你去了?」
  
  「奈不SONG:别说了他肯定没去」
  
  「杨羊哎:我都有去。其实一样啦,只是每年看到的粉丝都不太一样,也很开心。」
  
  「老骚豆腐:我去年没去,今天一起去吧」
  
  「短短短长喵:完全ok,只不过人果然还是齐不了吧」
  
  长喵在发出这句话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急急忙忙想要撤回又手忙脚乱的按错了键,等撤回成功后,群里已没有回应了。
  
  啊,一下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与山的事情在无尽灰尘中抽身而出,无法拨通的电话声仿佛在耳边回荡起来。长喵抿抿唇,屏幕上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一时间,他面对支离破碎的语言手足无措起来。
  
  结果还是豆腐和奈奈缓解的冷场。那两个人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商量起了行程和见面时间地点,然后问起杨羊和长喵的意见,长喵和杨羊心有灵犀的一同应答,应答的话还是一样的。
  
  “bw上见。”
  
  他们玩笑般说。
  
  “bw上见。”
  
  长喵压着点,在bw前一天他们所约定见面的时间前赶到了餐厅。包厢内三个人围着一张圆桌坐的整整齐齐,听到动静又齐刷刷一起转过头来。
  
  长喵忍不住笑出声,被奈奈笑骂了声“就你最晚到”,然后拉开了旁边的一把椅子,拍拍桌布,唤他坐下。
  
  这顿饭吃的和往常的聚会无异,四个人打打闹闹拍吃食拍小视频玩的不亦说乎。说来,长喵的粉丝早已过了他曾经标的那两个条件的粉丝线,女装债倒也还了,此时又被杨羊挑起,豆腐就起哄起来。
  
  “来嘛长喵,做一个精致的喵喵女……啊不男孩!”
  
  豆腐憨笑着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口红,长喵一脸惊恐的看着豆腐:“我靠你随身带口红??我看错你了老骚豆腐!”
  
  “没有没有,这是领导给我塞的,还是新的,”豆腐摆摆手,应道,“我想用一点点给你她应该不会介意?”
  
  到时候削掉碰掉的一层就好了。
  
  长喵听到豆腐小小声的嘟囔,哑然失笑。奈奈也大呼小叫着,哀嚎当时没看到长喵女装实在是太可惜了。
  
  实际上,谁不知道那时奈奈还专门开着直播看长喵女装呢?
  
  咳,这不是重点,对吧?这几年下来长喵或多或少都有减过肥,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肉嘟嘟了,整个人清爽了不少。虽然奈不怂表示还是肚肚好玩,之前趴过长喵肚子的辣骨隔着屏幕在奈奈的手机里附议。
  
  “哎——什么呀什么呀,不要不要。”
  
  “不听不听长喵念经,奈奈,杨羊,上!”
  
  最后这场闹剧以长喵举双手投降生无可恋被抓着涂口红落下帷幕,听说晚上回到酒店长喵洗了半个小时的脸才把印子洗的差不多没有了,还剩一点他也懒得继续清洗了。
  
  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如此坚强。
  
  第二天早上,床头柜的手机响起来。长喵在床上咕噜噜翻了几圈,把被子盖在了头上。又过了好一会铃声还没消停的意思,长喵才不情愿的揉揉眼睛,往声音方向蹭了蹭,伸出手够到手机接了电话。
  
  “喂……”
  
  长喵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微咪得双眼有些雾蒙蒙的,平时听来放荡不羁的声线也好像软了不少,话语间甚至还有些许小小的鼻音。
  
  “长喵你刚醒啊?”
  
  听筒里传来奈奈惊讶的声音,长喵打了个哈欠,“嗯”了声。
  
  “快点快点,这都几点了,你也不闹个闹钟啊?”
  
  “才八点多啊奈不怂,你们这么早起来干嘛呀。”
  
  “啥子?才八点多?你可起来吧你,早点吃早茶早点去懂不懂,要不然你是想被堵在外面几个小时吗?”
  
  “这么恐怖的吗?”
  
  长喵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一面慢腾腾地套着外套,一面好奇的问道。
  
  “可不是。”奈奈哼了一小声,“再说,长喵你也是个大主播了,早点去给粉丝点福利不好嘛?小心掉粉啊你。”
  
  “每天都在锤粉的长喵好吧~”
  
  “给你吃你最爱吃的大嘴巴子啊。”
  
  “哎嘿,等我再整下东西就来,等我啊奈不怂~”
  
  “等你啊长喵~”
  
  “好的呀奈不怂~”
  
  “明白了长喵~”
  
  “啊——受不了啦,你们两个干嘛呢……”
  
  杨羊及时的阻止了长喵和奈奈无限唱相声下去,旁边豆腐鹅叫般的笑声也被完美的收入了话筒。
  
  好嘛,就差他一个了。
  
  长喵撇撇嘴挂了电话,然后利落的翻下床踩到自己的鞋子套上,简单的把房间里一些小礼物和必备物品带上,轻轻松松的出门了。
  
  四个主播一起去吃早茶是十分精彩的,人手一个摄像机都在拍vlod——没错,连长喵也沦陷了——回头率简直比汉服美女还高。有几个还认出了豆腐长喵,兴奋地上来要签名,当然他们都乐呵呵地签了。
  
  等吃完早茶休息一会来到bw展,果然是人山人海,明明才上午这里就已经人满为患了,放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四个人刚一进门没多久就被各自的粉丝,噢,还有团粉给团团围住,几个人一下陷入签名的忙碌起来。其中几个是老粉,一个胆大的犹豫着,畏畏缩缩地上来问长喵关于与山的事。
  
  长喵愣了,他倒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记得那个时刻都要拧粉丝头的锤粉主播,而现在仍记得他的,也确实是真爱粉了吧。
  
  “……他家里有事,所以没空直播。放心,他很好。……我们还有联系。”
  
  明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明明已经断了联系,长喵却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敷衍的谎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这两三个粉丝听罢放下心来,对长喵道了谢就去向其他人要签名了。长喵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发了会呆。
  
  再回头看奈奈三人认真的模样,长喵突然想自己去晃晃。他就这么走了几步,便像一滴水扑入大海。他自己再次回头,竟也难以看到那几人了。
  
  踌躇片刻,长喵向人群深处挤去,漫无目的地跟随人流晃荡,有粉丝就签个名,没粉丝就继续晃。晃着晃着竟来到了一个专门唱歌的小舞台。
  
  这应该是b站新添加的,旁边没有伴奏,舞台上的人可以自己搭配乐器唱,可以播放bgm唱,也可以清唱。
  
  现在的舞台上,一个目测十二三岁小女孩用她清亮的嗓子唱着一首目前流行的歌曲,长喵盯着,想起了自己当年在直播间唱的那首《十年》。
  
  这在现在已经算老歌了,街上几乎不再会听到。长喵看着小女孩唱完最后一个词,伴奏减弱,放下话筒走下来台。
  
  这是一个全靠人们自觉的舞台,结果呢,人们也做得很好,没人会打扰一个人唱歌,也没人乱闯舞台。想唱的人上去,不想唱的人捧场,就这样。
  
  长喵走上前,脚踏上台阶,站在舞台中间,看着眼前将视线投到他身上的人群。长喵不再感到紧张——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大场面了。他做了个深呼吸,将嘴凑近话筒,极富辨识性的声音传到了人们的耳朵里。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他选择了清唱。之前还未远去的粉丝们一瞬间蜂拥而上,围绕在台下。
  
  没一个大声说话,新的粉丝们屏息凝神,老粉们似乎意识到什么,也只是投入感情地倾听,又有部分眼神极度复杂的看着长喵。
  
  前面几句台词很快就过去了,紧接而来的是高潮部分。长喵吸了口气,唱出那些歌词。
  
  “十年之前,你不属于我,我不认识你……”
  
  本来是一个人的清唱里面忽然加入了另一个声音,浑然不同却又有种相辅相成的感觉。熟悉这声音的老粉们瞪大了眼睛,有几个小声地尖叫起来。
  
  长喵也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下,甚至忘了继续唱下去。而站在下面的与山,依旧镇定自若地将台词一句句唱下去,他手插口袋,笑看着长喵。
  
  熟悉又陌生,出乎意料又好像理所当然。长喵微微张开嘴,嘴角也跟着勾起了一抹笑意。他稳下情绪将这一部分与与山合唱完。语罢,长喵走到舞台边缘,俯视着与山,然后直接跳了下来。
  
  “……去哪了?”
  
  长喵跳下来刚好站在与山面前,与山十分自然地伸出手扶住他。时隔多年再看到这张脸实在是感到无比满足了——即使它已经遍布了点点不明显的胡茬,眼底下还有着不浅的黑眼圈。
  
  与山不回答,只是笑着抱紧了他,轻喃:
  
  “好久不见,长喵。”
  
  “……好久不见,与山。”
  
  长喵也紧紧抱住他。这一刻,周围的人在他们眼里早已不存在。
  
  久别重逢,两人各带心意重新相见。
  
  后来在两个人单独去吃饭【简称约会】的时候,长喵不经意暴露了自己的关注和失落,与山挑眉,站起来,在长喵脸上落下一吻。
  
  长喵傻眼,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啊,那什么,我喜欢你,长喵。”
  
  
  
  
  
  
  
  “我也是。”
  
  
  
  
  
  
  
  
  
  
  
  最后长喵知道与山只是家里有事然后手机又丢了还忘记自己通讯软件密码的时候,直接直播暴打了与山一顿。
  
  后来在床上的事情就不用再多说了吧。
  
  妙啊(。・∀・)ノ゙ヾ(・ω・。)
  
  
  
  
  
  
  
  
  
  
  
  
  
  
  
  
  【END】

我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文手???
这个月老在发画来着,反正接下来肯定回归本职了,我爱山喵!!!让我为爱发电!!!!

对不起我太心水这个画法了( ´•̥̥̥ω•̥̥̥` )

侧面+表情练习
还有新画法练习
今天也是崩了比例的一天呢( ´•̥̥̥ω•̥̥̥` )

Ps:我没有照着长喵头像画!是私设!